杨春梅

    花开,恰逢初秋

    季节的更迭似乎总是在不经意间,仿佛只是一个转身,秋便来了。

    虽然只是初秋,北方夜晚的风也有了丝丝凉意。淡月疏柳,洒落了一地斑驳的影子,除了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秋虫的鸣叫,一切都那么宁静、安详。

    就在这样的寂静里,阳台上的虎尾兰开花了,白绿色的小碎花在纤细的枝干上柔软的开着,悄悄的,淡淡的,散发出一种奇特的清香。

    喜欢这样的小花,喜欢它开的时候那种简单、清凉的样子,让人看了心生怜惜。

    日子,风轻云悠。

    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明朗的人,常常会触景生情的伤春悲秋,很多东西更愿意放在心里,不想热烈,不想热闹,也很少走出蜗居的角落,看不到更远的地方,看不到更多的灿烂,所以,一直心静如水。

    已经习惯了安静的氛围,习惯了清浅和淡泊的生活,开心的时候,脸上笑意浮生,哼一曲欢快的老歌。忧伤的时候,坐在一隅,静静望向窗外,看矮矮的屋檐下缓缓走过的光阴,以此掩藏眼角的泪滴。闲暇的日子,沏一杯绿茶,轻轻打开书卷,用文字浸润灵魂。兴致来了,也会一支笔,一张纸,写些只言片语,记录落落心情,留一个清澈的自己在字里行间守望。

    学会,感恩珍惜

    人,可能都有这样的感觉,走过四十岁以后,时间突然变得快了起来,都来不及去回味,就又是一个十年,梦幻般的色彩渐渐远去了,人也随之安稳下来,不再有充满浪漫的追求,不再有焦躁般的渴望,也不再向往轰轰轰烈烈,而是淡泊名利,喜欢简单本色的生活,并真切的感悟到了生命的美好,学会了珍惜,学会了以感恩的心态去面对生活里的一切。到了这个时候,才逐渐的明白了,日子,太多时候都是重复着同样平凡而琐碎的内容,都是平淡如水的度过,这才是真正的生活。

    心安,便是归处

    一个人生活在大千世界里,难免会受到各种诱惑。很多人为了名利终日忙碌,四处奔波,对于极度渴望的东西,常常因为得到而欣喜若狂,因为得不到而黯然神伤。其实,金钱和权利的背后有很多我们无法知晓的血泪和艰辛,就算追逐到了这些,就真的能快乐了吗?

    生活,是一本渐渐打开的书,这里既有幸福快乐的绽放,也有苦雨寒箫的幽思和月落乌啼的悲凉,只要我们保持一份宁静致远的心态,接受岁月给与我们

    一切,才能真正感悟到人生的真谛,成为真正快乐的人。

    都说初秋是一个安闲、轻盈的季节,此时,淡淡的月光从窗外泻进阳台

    夜晚更是梦一般恬静,水一般柔情。

    守着这样的夜色,欣喜着这样的简单,安静着做这样的自己,把一切过往,一切细节都放在心里,不去翻晒,不去惊扰,给那些真心付出的日子一个静谧的归宿。

    冰凌花

   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,这几天不知供热又出了什么问题,温度很低,放在窗角边那盆含苞的花还未开放就枯萎了。一边感叹花的娇弱,一边就不由得想起了早春时节开在田野、山坳里的冰凌花。

    离开童年时住过的小山村几十年了,一直就再没见到过冰凌花开。那是北方室外开的最早的花,它棕红色的茎,紫里透绿的叶,淡绿色的花心,纤细的花蕊,顶着茸茸的花粉,托着金黄色的花瓣,在冰未化尽,雪未消落的时候便冲破冻土坚冰,在凛冽的寒风中悄然绽放。

    北方,三月未,四月初的大地,一片空旷,寂寥,干枯的荒草随风而动,唯有冰凌花在寒冷的北风中倔强的伸展着花姿,打破了隆冬留给人的沉寂,点缀着荒芜的田野,远远望去,那一簇簇闪闪发亮的金黄像蜡染的一样,小小的花瓣虽没有牡丹那样的富贵,没有梅花那样的高雅,却顶冰而开,临风抖动。圆圆的花朵匀称、精致、朴素、清远深美,生机盎然,成为冬春交替之际灰暗季节里一道靓丽的风景。尤其是那晶莹剔透的清冷模样和无可挑剔的美,更为惹人怜惜。

    小时候,每到冰凌花开的时候,小伙伴们都会相邀着去采摘。走过坚硬的土地,踏过山边的枯草,一眼望到那一朵朵嫩黄的小花时,惊喜、兴奋的心情就像那盛开的花儿一样。

    回家的时候,每个人都有满满的一捧花抱在怀里。找出最漂亮的瓶子,装上清凉的水,把花放进去,摆在最接近阳光的地方,它就和童年一起生长、绽放。

    再过一段时间,就又是一个冰凌花开的季节了,我会带着那散不去的记忆,回到久别的故乡,拥一捧小花入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