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然

    

    小米终于长大了。大学毕业在南方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。今天回到故乡小城,看父母、亲人,还有宁儿老师。

    漫步在熟悉的校园,小操场,植物园秋千旁,两个身影正镶嵌在夕阳金灿灿的光辉里。

    宁儿静静地望着着眼前长大的小米。1米8的个子,挺拔的身材就像原野里的一株年轻的白杨。那双眼睛比上学的时候更有神了,长长的睫毛忽闪着,映着两汪晶亮的泉水。

    感受到宁儿的目光,小米咧开嘴甜甜的笑了,像小时候一样,露出了两颗小虎牙。他随手推了一下秋千,视线随着秋千荡了起来,“你还是原来的样子,一点儿都没有变,宁老师!。”

    “当然了,天天和学生在一起,我永远年轻啊!”

    “哈哈,对!你永远都是小孩,一直都是当年的二十岁。你一点都没长大!”

    

    望着眼前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校园,小米抿着嘴笑了。小米想起第一次见到宁儿的情景。那年宁儿20岁,师范刚刚毕业,分配回到了母校,当了小米班的班主任。同学们私下里把她与同时分到学校的其他六个人作了比较。站在他们当中,宁儿尤其显得优雅脱俗。一头短发丝毫不影响她如玉的气质,一双纯净闪亮的眼睛如两汪清澈的湖水,一直映到人的心底。尤其是她甜美清脆的声音,听起来真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 宁儿当老师有模有样。她喜欢这份工作,喜欢自己的英语专业。

    “那时咱们班的同学都老骄傲了!”
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
    “因为你啊!整个初一咱班最牛了!”

    “说什么呢?”

    “就是啊,初一(1)班有宁儿老师你啊,你每天都笑眯眯的,大家上课都拼命学习,晚上放学赶紧好好写作业,因为吃完晚饭就能和你一起给我们班的花浇水,打篮球,散步……其他班级的同学羡慕坏了。

    “是啊,我记得你们抬着大铁盆,装着满满的水,水盆里面还有好多罐头瓶儿,走在校园小路上咣当当响着……”

    “哈哈!我们班的花长得快,花开得好。没想到,让爱花的校长发现了,不长时间,你就被提拔做了团书记。”

    “主要是我工作出色!”

    “是,宁老师工作出色!谁敢否认?”

    “那当然!”其实宁儿想说,“那时因为有小米你这样出色的学生!”

    

    小米那年15岁,在一群孩子中,他很打眼儿。在同学中也有威信。

    期中考试后,宁儿去小米家家访。宁儿心里压力有些大,一直名列前茅的小米,这次英语只得了80分。宁儿说了小米的英语成绩,屋里一下子没了声音,宁儿的脸有点红,不知接下来该怎么说,“小米,怎么回事?”小米爸爸用严肃地语调问道。“我就想看看自己答完卷子一遍都不检查可以打多分。”“啊,这孩子!”小米妈拍了一下巴掌。“小米,你看这样好不好,下次不管你想怎么考验自己,但每次都要有进步。”宁儿轻轻地说。小米挺直了腰,大眼睛亮亮的,小嘴一咧,露出了虎牙“好,以后看我的!”此后小米一直是班级的第一名。

    “我能吸一支烟吗?”

    “不是答应过,不吸烟了吗?”

    “好,不吸!”小米把烟别在了左耳边。

    两人同时抬头互相望了一下,随即都笑了。他们想起了同一件事。

    一天放学,小友跑来报信,小米让初三的王亮生打了,小米和阿鹏上山了。宁儿没顾得上回家,就奔向学校后面的北山。沿着山路,宁儿急匆匆地,喘着粗气,爬到第二个山头上的凉亭,找到了小米两个人。两个男孩儿坐在台阶上,学着大人的样子用食指和拇指很别扭的夹着根烟。跟前放着两瓶鹌鹑蛋的罐头。一把匕首插在小米腰间。

    宁儿坐在两人身旁,“鹌鹑蛋,营养价值很高啊,你们俩还挺会买东西的,我也饿了。”小米默默地捞出几个鹌鹑蛋,剥了起来。剥好了先递给了宁儿一个,给阿鹏,然后是自己。宁儿吃了鹌鹑蛋,随手很自然地拿过两人手中的烟,踩灭。把两盒烟又拿了过来,“这两盒烟我要了,下山我再给你们买好吃的。”阿鹏刚要张开胖嘟嘟的小嘴,小米瞪了他一眼,他一下就闭上了嘴。“小米现在你们还难受吗?”“老师,他总欺负咱班同学,还抢我们的东西。”阿鹏嘴快的说道。“我要收拾他!”小米涨红了脸,攥紧了右拳,左手按住了腰间的匕首。

    宁儿微微一笑,“那就先让我去时候收拾他,一会我就去他家,让他保证不犯。”“他能听你的?连他那当政教主任的爸爸都收拾不了他。”阿鹏一声问。小米忘着宁儿的目光中充满着疑惑和探究的意味。“我要是做到了,你们就别去找他了,另外,小米,以后不要再买烟、吸烟了,好吧?你这把匕首送给我吧,怎么样?”阿鹏赶紧张开胖嘟嘟的小嘴:“那是他爸爸从蒙古给他稍来的……”“好,刀给你,烟我以后不买了。”

    一场冲突很特别的避免了,谁也没料到,淘小子王亮生拍着胸脯向宁儿做了保证。办公室的老师们真服了宁儿以柔克刚的功夫。

    从此小米领着自己的几个哥们,成了宁儿的铁跟班。宁儿发现小米不仅聪明,而且特别细心,对自己的几个好朋友是真的关心照顾。小友家在农村,农忙时,他领大家去帮工,干完活,撒腿就跑。宁儿也成了小米关心的人。中午批卷没来得及回家,小米会偷偷地把热腾腾地包子送来。可宁儿有些不安,为什么小米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追着自己,眼神里多了许多不知名的东西。

    

    “小米,你那时送的包子挺好吃的,我现在还记的。”

    “是啊,你一干起活来什么都忘了,多亏有我这个学生啊!”

    夕阳西下,天色已暗,宁儿看着自己的学生,他比自己的个还高些,脸上挂着很酷的男子汉的表情,他那双大眼睛。静静的望着自己,深深的眼神,仿佛能看到宁儿的心里去。宁儿发现这个男孩已经长大了,在他的身上好像有这个年龄的孩子不应该有的成熟。

    “小米,你的头有时候还疼吗?”“不疼,多亏你这个“医生”!

    “那当然!”

    

    宁儿记得,那时小米有一种奇怪的头疼病,疼起来,小米整个人都没了精神。一次宁儿把头疼的小米送回家,中午下班,宁儿买了小米喜欢吃的蟠桃去他家。家里只有小米自己。“我是不是活不长了?”不知为什么,最近小米不叫宁儿老师了。宁儿也不在意。“怎么这么说呢?没事,应该只是神经痛,我姥爷就有这个毛病。”“不,我知道自己。”小米的大眼睛里溢满了泪水。宁儿赶紧拽过手巾给小米。小米的目光直直的望向窗外。“小米和我说说吧,你就把我当做你的好朋友,看我能不能帮上你。”

    “其实我们好朋友一共五个人,那个叫陈子。从小学开始我们就在一起。小学三年,一次我们去西大河洗澡,那天天很热,陈子先下去的,我发现他游得越来越远,就赶紧叫他回来,我刚脱完衣服,就看见他在中间水深的地方滑了下去,我着急的要去拉他,可就是迈不了步,我就大声叫阿鹏,友子他们,他们也傻了,等到我们醒过腔,陈子眼睛没影了。我对不起他,他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真恨我自己。”

    宁儿的眼泪也止不住了,“这么小的孩子竟背负了这么长时间的心理重负。”

    “小米,你那时还小,没又能力去救他,不怪你,他是你的好朋友,不会怪你的。就是为了陈子,你更要好好地生活,替陈子活出一份精彩。“那天宁儿陪着小米哭了好久。

    小米开朗了起来。每天快乐的宁儿领着一群快乐的小孩,成了小城的一个风景。

    

    “现在还不敢骑自行车吗?”

    “家离学校近,不用骑自行车!”

    “哈哈!是怕摔下来吧!”

    “什么学生啊,尽记着我的缺点了!”

    

    那时宁儿还不会骑自行车,以前是妈妈怕宁儿摔着,现在都是老师了,宁儿下决心学会它。小米不知从哪借了一辆小型女士自行车,在学生面前,宁儿显得很勇敢,宁儿终于可以自己骑着自行车在校园里兜圈了。美中不足,小车没有闸,不过宁儿不怕,因为有小米他们呢。一个周末,约好骑车去乡下兜风。一路上空气清新,柔风轻抚,真是惬意极了。

    大家正高兴呢,突然,骑在最前面的宁儿发现前面是一个大下坡,而且下坡并排停了两辆牛车,挡住了路口,骑着没闸自行车的宁儿慌得不知难所措,任由自行车向牛车冲去。小米大声喊着:“跳车,跳车!”

    小米最先冲了过来,一下子扶起了路边的宁儿,眼睛已经红了。“没事吧,疼不疼?”宁儿只是膝盖蹭破了一点皮,没摔到哪,她怎么觉得现在这情形,自己倒像是一个小女孩,让小米照顾。“没事,没事,我武功高!“可小米仍死死地抱住宁儿不放,生怕她跑了似的,直到宁儿的脸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。

    这之后,宁儿反思,觉的应该和学生保持一些距离。宁儿有意疏远小米一帮人,小米明显的沉默了。

    那是一天中午,宁儿刚到班级就听到一阵哭声,是小静。平时她总是跟在小米身后,可小米却不爱搭理她。

    “小静,怎么了?告诉老师!”

    “老师,小米踢我两脚,他跑了!”

    “他为什么踢你啊?”

    “我就是想看一下他的日记,没看到里面,他每天都偷偷的写,还用密码锁起来。我好奇……”

    “小静,知道错哪了吗?”

    “我不该不经允许看小米日记……”

    宁儿找到小米时,小米默默的站在学校前面的凉亭上,空旷的天地之间这个小男孩显的那么落寞。

    宁儿拉他坐下。“小静做的是不对,可他是女孩子啊!”

    “你不也是女孩子吗?”小米突然转过脸,

    宁儿的脸腾的一下红了。小米不再说什么了,春天的风暖融融的,宁儿不知所措。

    “其实你只比我大一点!”小米久久的望着,就是不愿意挪开自己的目光。“这本日记送给你,密码是你的生日,现在别看,回家再看。”小米的目光深深的,深呼出一口气,好像在等待法官判决。临别时,回头望了几次,眼神中有期待,有……

    夜深人静,宁儿想着白天的事,她怎么觉得在小米这个学生面前自己真不太像老师。宁儿翻开日记,小米是个多心细的男孩,日记上生动的记下了宁儿和孩子们的生活。翻到中间,突然出现了一行醒目的大字:“我喜欢老师。”接着一连十几页,最后几页是:”我爱宁儿。”

    宁儿失眠了。第二天放学了,校园秋千旁,宁儿面对着小米。“小米,老师也很喜欢你们,师生之间的这种情感是美好的,也很正常。”小米没出声,好半天只是定定的望着宁儿。校园的黄昏真美,两人沐浴在一片金色的夕阳里。终于小米像下定了决心似的:“过不了多久我就会长大,总有一天我……”“小米,你的未来还很远,你还要走很远的路,那样的话,你和老师的距离会越来越远。老师可以做你永远的好朋友。”小米不再说话,眼神是超乎自己年龄的坚定。小米把日记留给了宁儿。

    小米及他的哥们继续做宁儿的跟班。只是他沉默了很多,学习更用心了。两年后,小米考上了市重点高中。三年后的一天,半夜十一点,宁儿接到了一个电话,“我考上大学了,是无锡轻大,想了一天,还是忍不住给你打电话”!”

    “小米好好读书,未来还远……”

    那年国庆宁儿结婚了。小米在歌厅唱了一夜的《心雨》。

    夜色笼罩了整个校园,如诗如梦。

    秋千旁小米点燃了手中的香烟,“你相信吗?我现在的思想成熟度一直停留在15岁,因为那时我就是一个成人的思想了。”

    “没听说,还有这么神奇的吗?你不会是穿越的吧。”

    “嘿嘿,告诉你,我真的是穿越的。只是为了等某个人。可是还是穿晚了,晚了5年。这么久不见,你不……?”

    “小米,有时候有的感情比世俗中所谓的爱更纯净更永恒,守望和祝福,彼此永远的珍惜,小米这不好吗?”

    小米望着宁儿,抬了一下右臂,又悄悄地放下来。天黑下来了,小米看不清楚宁儿的清秀的脸庞,柔柔的声音回荡在小米的耳边。

    宁儿拿出了那本日记,“一直保存着,现在还给你吧。”小米沉吟一下,转而开朗的笑了。

    “哈哈,我是该把它拿回来了。……那时你一点都不像老师,一批评我们,你的脸就红……其实我知道你不等是对的,我们现在都很好,这就够了。以后,我就是你坚实的后盾。可别不理我啊。你要定期向我汇报!”

    “好像我是老师吧!”

    “哈哈,不,我看还是小女孩儿!“

    “那以后还不成了老顽童?”

    “宁老师,你呀,为什么总长不大?”

    “小米,好好做自己,我为你骄傲。”

    “要是有来生,你等我,好吗?别离我那么远……那时,我会紧紧抓住你的手……”宁儿笑了,脸又红了。

    夜色如梦,它拥着自己在意的世界睡着了,校园秋千旁已寂无一人,风在柔柔的轻抚着校园。